博客首页  |  [点灯阅读]首页 

点灯阅读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点灯阅读  >  时评政评集
从梁凤莲愧对人民说说开去

7537

从梁凤莲愧对人民说说开去

胡 迪

       近日看新闻得知广州“人大代表”梁凤莲在两会期间说,“最近我常常在反思一个问题,我们作为人大代表,是否真能代表人民呢?”在荔湾区代表团分组审议上,梁凤莲又说,“自己所提出的不少议案建议,最后都被相关部门搪塞了事,无奈之余,深感愧对代表一职”。
       梁女士这番话使得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市井之民领略到一阵阵莫名的安慰;市井者也常是看客,常在别人忽悠时就付费流泪。
       梁凤莲何许人也?于是我从百度上搜索,噫!有答案了:梁凤莲,女,生于1963,广东广州人。毕业于暨南大学中文系文艺学专业,文学博士。1981年参加工作,历任公安局保密处干部,报刊记者、编辑,文学期刊编辑,广东省作家协会青年文学院第一届专职院士、第二届客座院士,现为广州市文联文学创作研究所专业作家,广州市荔湾区文联副主席,研究员。199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巷娈》,散文集《雨丝丝》、《偿愿》、《走进亘古的梦乡》、《放飞的灵魂》、《远去的诺言》、评论论文集《感悟一季》、《面对的姿态》、学术专著《文学的文化见证》等。
       我一向对于体制内的人不感兴趣,这源于体制内的人对体制外的人的种种鄙视和压迫;关于西关的文学题材我多少也听过一点,但还是对梁凤莲女士的作品认识不深,或许我对豢养文学有抗拒之心。在中国被政府豢养的御用文人最少都有三几十万,歌功颂德的文章满天神佛,大多数都是余含泪、兆山鬼之流。今有梁女士之言,当然多少也有点安慰,但安慰之后则是更大的失落:“人民代表大会”是个超级大酱缸,而“人大表”则是大酱缸中的被发酵的材料,或者发酵材料中有粒坚固的核仁,但假以时日核仁也会成为酱料,或者你不服气的往酱缸里投块石头,但酱缸里绝对不会泛起浪花,这是酱缸内酱油的粘力的作用。
       不过正对于梁女士的好意多少都有一番感激。梁女士真的也够辛苦,既是锦衣卫,又是御用作家,也是文联副主席;一方面要控制人们的思想又要钳制人们的言论,常常引导着文学艺术的发展方向,更要著书学说培养更多的顺民与渔民;一句话:任重而道远!
       实话实说,梁女士没有愧对人民,梁女士言重了。一者梁女士这个“人大代表”不是民选的,而是由组织任命的,所以她无需对人民负责,只需对组织负责就足矣,组织送她炫耀身份的轿车,为她免费加油,添衣保食等等,适时演戏是绝对要有的;二者,望尽河山也难找得着人民了,都是林嘉祥传说中的屁民,所以你除了没有愧对人民,更没有人民可以愧对。
       至于梁女士自问“最近我常常在反思一个问题,我们作为人大代表,是否真能代表人民呢?”作为被豢养的文人墨客、国际级演员的梁女士,我相信她有足够的智力回答自己所提出的问题;否则戏子等同婊子。
       想假设个命题,如果梁女士是人民选出来的“人大代表”,我想她会肩负着人民一个又一个重任,人民选她出来,人民养活着她,当她的提议全部是泥牛入海时,她会有一番什么样的作为或动作?岂容层层级级的相关部门搪塞了事?!至少她会“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象台湾同胞那些立法会委员一样一跃上台,拚个你妥我协!只可惜这个假设是假设在不存在的前题下,“人民代表大会”中所反映的所诉求的不是各个群体的利益,它没有各派利益的冲突,它只代表所反映的只是党的利益,因此不存在政治上的妥协。
       人们常说找不到“人大代表”,想跟“人大代表”说句话比冲出银河系都来得更难, “人大代表”在北京开会了,这时理应找得到跟他们说句话了,可惜重重的保护重重的包围使得连风到会望而却步,真可谓是生人勿近!
       有人说“人大代表”只是个花瓶,此话差矣,在与时俱进的年代里,更多的“人大代表”进升为国际级演员了。如果梁女士有别于这些国际级的演员,而又想摆脱花瓶的天功,骨子里头真心的认为是愧对了人民,那么你可以决而裂之,市井中会有更大的奋斗价值。

胡 迪,2009-3-6,新会崖山风雨楼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26/09 09:05:49 PM
实话实说,梁女士没有愧对人民,梁女士言重了。一者梁女士这个“人大代表”不是民选的,而是由组织任命的,所以她无需对人民负责,只需对组织负责就足矣,组织送她炫耀身份的轿车,为她免费加油,添衣保食等等,适时演戏是绝对要有的;二者,望尽河山也难找得着人民了,都是林嘉祥传说中的屁民,所以你除了没有愧对人民,更没有人民可以愧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