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点灯阅读]首页 

点灯阅读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点灯阅读  >  时评政评集
歇斯底里的国度

24629

歇斯底里的国度

 

胡迪

 

    刀光剑影、眼花缭乱的丛林暴力镜头:

三月二十三日上午六点二十分,福建省南平市郑民生携带一把长约三十厘米的尖刀,混入校门口等候入校的学生中,先后朝十三名小学生连续猛捅,致八名学生死亡,五名学生重伤。

四月十二日十六时三十分左右,广西合浦县西镇小学门前约四百米处发生凶杀事件,两名死者中一名为八岁小学生,另一名为老年女性。五名伤者包括:两名小学生、一名未入学小孩和一对中年夫妇。

四月二十八日十五点左右,广东省湛江市下辖雷州市雷城第一小学发生凶杀案。一名男子冲进校园,持刀砍伤十八名学生和一名教师。据初步调查,三十三岁的犯罪嫌疑人陈康炳是雷州市白沙镇洪富小学公办教师,20062月办理病休至今。

四月二十九日上午九时四十分,江苏泰州市泰兴镇中心幼儿园发生砍杀幼儿恶性事件,行凶男子徐玉元闯入园区,砍杀三十二人。

四月三十日上午,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九龙街道尚庄村四十五岁村民王永来,骑着摩托车携带铁锤、汽油,强行闯入尚庄小学,用铁锤打伤五名学前班学生,然后点燃汽油自焚。王永来被当场烧死,五名学生受伤。

五月十二日上午八时左右,四十八岁的陝西省南郑县圣水镇林场村村民吴焕明持菜刀闯入该村幼儿园,致使七名儿童和两名成年人死亡,另有十一名学生受伤,其中两 名儿童伤势严重。

 

当今中国人喜欢向弱者动武,对兄弟朋友稍有冲突非刀子见红不可,而对有权有势者当今中国人几乎都是摇尾舔屁的武林高手,符合丛林生活圈弱肉强食的游戏规则。半个多世纪的狼奶教育,半个多世纪的斗争哲学的灌输,半个多世纪对外摇尾乞求对内血腥暴力的演练,这个国度早已荣获银河系最血腥暴力特等奖了。

迟浩田在《战争离我们不远,它是中华世纪的产婆》一文中写道:我今天很激动,因为我们委托新浪网做的大型网上问卷调查说明,我们的下一代大有希望,我们党的事业后继有人。在回答你会向妇孺和战俘开枪吗?这个问题时,有超过80%的人做了肯定回答,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料。

不难发现是谁培养了这么多血腥暴戾的人。从托儿所开始,我们一直被谎言和暴力浸浴着,小小的年纪就举手发毒誓要埋葬反动派、砸烂旧世界建设新世界;可惜的是反动派和旧世界是随着人们的观点和角度的变化而变化,而我们将反动派埋葬了后也就只能接着来埋葬我们自己,我们砸烂了旧世界后的新世界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残旧。

杀一个人,是杀人犯;杀了很多人,就成了英雄;杀了很多很多的人,就成为人们顶礼膜拜的军事家……。假如那些人能杀出幼儿园、杀出学校、杀出本市本省,再杀出国杀出地球呢然后又当上了地球村村长呢?想必有很多很多的中国文人墨客为他们歌功颂德,原因是很多的中国文人墨客和不少的中国人是长着尾巴的。

三鹿奶粉成功地残害了成千上万的中国儿童,曾几何时它在电视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而事发后却被以贵宾的礼遇被保护着、豢养着,只有倒霉至极的受害者赵连海们不时地被扣被压。

变质的不合格的滥竽充数儿童防预疫苗一次又次地将健康活泼的中国儿童带进了残奥会,然而残奥会尽管有多大都容不下千千万万的残疾运动员;呜号秒秒响彻,哀伤泻满山河;就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要为这些事件负责;运滞倒霉的余同安们一次又一次的被进入学习班,历尽中国人所经历过的苦难,在貌似人间的天地里转辗反侧。

“宁添一座坟!不添一个人”,“打出来!压出来!流出来!就是不能生出来”……这么暴戾的文字在宇宙间只有我们这里有,或许数年后我们可以拿这些反人类的暴戾文字来成功地申请非物质性世界遗产。生出来的婴儿可以在众目睽睽下被摔死,被强行流产出来的足月活生生婴儿也可以掷在垃圾桶里面用酒精熏死,妇女被当作是牲口可以随意捆绑着拖地而行……剥夺生计大权各出奇招,并且一招比一招狠毒!八百五十万的寄生大军在世人的漫骂声中依然精神抖擞的抬起头来,不知道自己身上早已染满了人类的鲜血;该说它们肩负着民族振兴的重任,不过市井屁民却难以知道它们要振兴的是哪一个民族。

帅过《阿凡达》的英勇无比的“拆拿”拆迁队员们成功地为早已不知道是什么人间的人间制造了能屈能伸的孤儿寡妇,拆迁自焚一时间成为了死亡的主旋律。

或许数千年后人类学家或社会都无法为当下的中国现状下过准备的定义,悲哀在每一个国人的心中油然而生。

 

对于从三月二十三日至五月十二日的几宗杀害学生儿童的凶手,稍有良知的人都会加于谴责,但在谴责之余别忘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及事件的全部真相。在丛林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独善其身、能免于伤害,或许谁都正在不知不觉的排队等候中。

不敢想像的是那几个杀人狂徒在杀人前也是一个弱者,你们怎么忍心对比你们自己还要弱势的弱者下那么大的毒手!既然同是弱者就会感同身受,对于同在挣扎线上的同类你们竟然不知道冤有头债有主?

对于弱者的凶残与杀戮起源于劣质的国民性中的兽性,对于强者的顶礼膜拜也起源于劣质国民性中的奴性;或许是时候来改善国民性了,还这样一直的杀下去谁都会是屠夫刀下的断尸,而改善国民怕靠你、靠我、靠大家。

 

 

胡迪,2010-5-14,新会崖山风雨楼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5/15/10 10:18:22 AM
中华民族,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