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点灯阅读]首页 

点灯阅读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点灯阅读  >  时评政评集
中国式强盗,中国式…

2353

中国式强盗,中国式…

 

        很早就想写这篇文章了,无奈的就是怕这帮中国式强盗背后的粪青。粪青其实也不可怕,怕的是它们廉价卖出的帽子:汉奸、卖国贼!
        文章的开始先来送上一句难听一点的话:中国各行各业的强盗、中国的各行各业土匪是世界上最丑陋的族群,是世界上最胆小的匪类,是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
        梁山上的“强盗”,他们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因为他们不知道贪官从何如来,所以就不反皇帝了。虽然落草为寇,他们却从不欺负平民百姓。所以中国人就用“梁山好汉”这四个字来评价他们。他们是中国强盗的另类风景线,可惜他们的气节并不为后世的中国人和中国的强盗所景仰,现在各行各业的强盗盗亦无道了,可以说它们已经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最高境界了。

        张子强,一个有侠骨义气的强盗。我不敢完全赞同他的所作所为,但绝对尊重他的人格!在当代社会中,他可能是唯一的一个劫富济贫的强盗。他从来不欺压、也从来不抢市井小民,在被警察围捕时他先让他自己的兄弟先走,他一个人顶着直至被捕。在这一点上他己经比那些在火灾现场高呼“让领导同志先走”的“人民公仆”好上千万倍了,而那些所谓的“人民公仆”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个披着人皮的人渣!张子强被枪毙,而那些“让领导同志先走”的人应该用什么方法处以极刑呢?依我看它们最小都要枪毙一万次!
        一次偶然的机会和一位刚从监狱里出来的人聊天,他感慨的对我说,“我入了监狱才知道,比我坏、比我更无耻的人并不是我们这些人;其实那些坐牢的人应该当狱卒或管教人员,而那些狱卒或管教人员才有资格坐牢!”这不是一般的错位,而是严重的错位。这世道错位的东西多着呢!你有否数过大海里的沙或者是天上的星星?
 
        四年前,我从乡下坐车前往县城的途中见到了一位二十来岁的痛哭流涕的年轻人,我见他哭得死去活来就问他:“年青人,干嘛哭得这么伤心?”,他没有回答我的话。后来我在车上跟别人打听才知道:他的妈妈病了,在医院里等他筹钱抢救,而医院在昨天已经停止了对他妈妈进行输药和治疗;今天早上他跟亲戚朋友共借了五万块钱,不料在路上被村上的流氓和强盗们抢走了!
        对于那些只敢于向穷人和弱者下手的强盗我只是投以鄙视的目光!为什么不去抢那些富得流油的贪官和不法商人的钱?因为他们有中有钱有权,所以有一定的风险。而抢那些穷人和弱者的钱就没有任何风险了。这就是中国式的劫贫济富的流氓强盗!而那些医院,它们在医院的门前挂着“人民医院”的名字,合法地对穷人和弱者进行疯狂的抢夺。
        后来听说那位年轻人终于没有办法再借到钱去医治他妈妈的病,而他的妈妈被医院赶出医院的第二天就含恨而终了。这也好,或许在天堂里没有疾病和强盗。

        去年看广州电视台的新闻节目,抢匪们还敢于在公安局或派出所的附近进行强抢平民百姓的财物,敢于反抗或不配合抢匪们进行抢劫者就会被砍死或砍伤,而抢匪们得手之后却不慌不忙地大摇大摆的离开现场。不知道此时的警察人民哪里去了。钟南山的电脑被抢一案,广州公安就加大警力神速破案,钟南山的电脑也终于完好无损地回到主人的身边。对于平民和有权有势的有钱人,警方就用不同的警力进行办事,怪不得钟南山先生感激涕零地称赞广州公安的办事能力,也怪不得强盗们只敢向穷人和弱者下手而不敢向有权有势的有钱人下手,除非是寿星公上吊!
        这样的国情就造就了这样的人民,更造就了这些无耻的强盗!别忘记了,这是强盗是中国式的。
        在广州的一隅之地增城市新塘镇,几乎每个小时都有抢劫案件发生,就我本人而言曾两次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抢匪们抢去新买回来的移动电话。见过无数次抢劫事件,可恨的是苦主们都是外来的民工--打工仔、打工女,谁敢反抗谁就会死于非命!面对着那些开着进口小车在街上横冲直撞的大款们或当官者,抢匪们除了投以羡慕的目光和感激之情之外就连半个屁都不敢轻放!

        看看那些流氓地痞,除了欺男霸女之外就是强抢的先锋,它们是保安公司的坚强后盾,它们分分会穿上保安公司的制服成为保安公司里光荣的一员。每逢有大案要案等非破不可的案件,强盗们总是适时为警方提供有用而准确的线索,这样一来它们也就成为了社会上有用的人才或者是不可多得的人材。
        每每地方上有农民不满圈地运动,打头阵去对付农民的就是那些在街道上、在乡村上横行霸道的强盗。中国式的强盗总是和官方有解不开的情结,这或许可以称之为阶级情谊吧;穿着制服和没穿制服的根本就是一个样,就像那些化了浓妆的美女洗澡卸妆之后的外貌判若两人但到底还是同一个人一样。
        中国式的强盗,官府中豢养的一群狗。符合狗的特性的是狗眼看人低,看上不看下!

        使用暴力的中国式强盗固然可憎可恨,也教人心恶欲绝;而那些用笔和口去强抢的强盗就更加可怕和可恶,因为使用暴力的强盗所能直接伤害的不是一大片,而那些用笔和口去强抢的强盗所能直接伤害的几乎是整个社会的绝大部份人。

        国内一家搞环境研究的权威机构经过一番调查与研究后得出的一个“科学”结论:“中国城市环境污染不是由汽车造成的,而是由自行车造成的”。如此一来,学术自由将会受到严重的扭曲,因为它们的自由严重伤害了绝大多数人的自由,而这些所谓的研究成果就连三岁的孩童也蒙骗不过去,但这些所谓的专家就用自己身上的光环去向媒体展示他们的科研成果,试问这不是强盗逻辑又是哪一家的逻辑?!依仗着权势和庙堂之高的身份去剥夺和打压买不起汽车的人的生存空间,这是赤裸裸的杀人行径!在中国式的大旗之下研究出中国式的强盗理论,一切的谎言都在中国式中进行!

        长沙市的下岗工人陈洪在他的和讯个人博客中写了一篇题为《一个摩的司机的自白》,一位踞庙堂之高的人民大学学者郭峰在陈洪的博客中回应陈洪的话题:作者,我比你大四岁,今年已经52岁了。我不同意你的观点。因为,国家、政府并没有义务照顾我们这一代人一辈子。我在上初一的时候,已经从北京去了农村,靠挣工分自食其力。此后,经过努力,我当了兵、当了工人并在1978年靠自学(用三个月时间自学了初高中数学的全部课程)考上了人民大学。此后,又考上了研究生。现在,我没有下岗的顾虑。我可以凭自己的头脑和双手生存下去。我大学同学中,像我这样经历的人,比比皆是!而且,我也没有任何高干子弟的背景。也就是说,我并不是什么天才或者幸运儿。讲这些,无非是想告诉你,一个人,如果堕落到让别人、让社会、让政府和国家来为自己不争气的命运买单的话,那你就不配活着!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共产党员。你说,把自己的前半生全部交给党和国家安排了,只有你自己知道这是不是谎言!我也是那个时代活过来的。我敢说,我没有把自己交给党安排。我想交给党,党也不要我。你大概是59年出生的吧?50年代出生活到现在的人不止你一个。在我们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时代,政府和国家给我们提供的条件都是一样的,并未厚此薄彼。咱们都是站在同一条时代的起跑线上的。至于有些人发达了,有些人落伍了,这个责任更应该从自己身上寻找。摩的的本来用途并不是载客。你把它用来运营,危害的是大家的生命安全。其中,也包括你自己。而且,我敢肯定,你没有上三者险。我问你,如果你的一位乘客乘你的车负伤导致瘫痪,你打算如何处理?是一逃了之,还是救治到底?我相信,你会选择前者。因为,你连自己也养不活。这样一来,岂不又要让一个对你的前半生没有责任的无辜者为你的命运买单吗?世上谋生的手段不计其数,何必搞这种损人利己的营生呢,还要编出一些歪理为自己的行为找出合理性。你不觉得这是一种非常卑鄙的行径吗?
          “国家、政府并没有义务照顾我们这一代人一辈子。”我想陈洪并没有要求国家照顾他一辈子,他想要的只是要回应得的权益。下岗工人难道就没有为国家创造过财富?纳税人每年向国家交这么多的税收,而临老时没有半点的福利,按郭大人的意思是任何集团都可以拍拍屁股就可以散伙,是吗?!
        “我在上初一的时候,已经从北京去了农村,靠挣工分自食其力。此后,经过努力,我当了兵、当了工人并在1978年靠自学(用三个月时间自学了初高中数学的全部课程)考上了人民大学。此后,又考上了研究生。现在,我没有下岗的顾虑。我可以凭自己的头脑和双手生存下去。我大学同学中,像我这样经历的人,比比皆是!而且,我也没有任何高干子弟的背景。也就是说,我并不是什么天才或者幸运儿。讲这些,无非是想告诉你,一个人,如果堕落到让别人、让社会、让政府和国家来为自己不争气的命运买单的话,那你就不配活着!”郭大人完全靠着自己的看家本领爬上了学者等庙堂高位,所以他就没有下岗的顾虑。按郭大人的意思他是人中之人,是一个不可一世的造势之材,而那些下岗工人就必需按份守己地在家里等死,不配活着!
        “在我们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时代,政府和国家给我们提供的条件都是一样的,并未厚此薄彼。咱们都是站在同一条时代的起跑线上的。至于有些人发达了,有些人落伍了,这个责任更应该从自己身上寻找。”郭大人怎么不去问问身己的良心?也许郭大人的良心早就给狗吃掉了!
        “摩的的本来用途并不是载客。你把它用来运营,危害的是大家的生命安全。其中,也包括你自己。而且,我敢肯定,你没有上三者险。”摩的不能用来载客这一法例不知道是何时制订的,又或者是郭大人一时心起而举。郭大人说陈洪肯定没有上三者险,那就是狗眼看人低!或者郭大人一时醒不起,他所污辱的不是陈洪这些摩的司机们,而是伟大的社会主义社会!郭大人人心危恶啊,社会主义社会下的平民百姓真的没钱买三者保险吗?!
        “我问你,如果你的一位乘客乘你的车负伤导致瘫痪,你打算如何处理?是一逃了之,还是救治到底?我相信,你会选择前者。因为,你连自己也养不活。这样一来,岂不又要让一个对你的前半生没有责任的无辜者为你的命运买单吗?世上谋生的手段不计其数,何必搞这种损人利己的营生呢,还要编出一些歪理为自己的行为找出合理性。你不觉得这是一种非常卑鄙的行径吗?”郭大人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虽然我们都是一介平民,但很珍惜自己和他人的生命,不会像郭大人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将穷人和弱者赶尽杀绝!假如草根阶层的谋生手段都是卑鄙的行径,那么郭大人的谋生手段就是对穷人和弱者的谋杀,而他的行为是强盗行为!
        又是一个披着学者外衣的强盗,同样在中国式的主旋律里茑歌燕舞…,…

        经济学者秋风曾在《不管富人有多坏,穷人仇富都是反社会》的文章中告诫人们不要仇富,而仇富就是反社会。结果被来自四面八方的板砖狠拍了一通。假如秋风有心留意一下这近几年所发生的多宗“宝马”杀人事件和上个月广东增城一名女工的铁锹不小心碰了一下豪华轿车,结果惨遭灭顶之灾;大庆市一名人力三轮车夫在躲避车辆时不慎把一只宠物狗轧死,结果被狗主人逼迫向死去的小狗磕头谢罪等诸如此类的新闻,他大概会认为这一通板砖挨得不算太冤。
        在秋风学者的眼中富人是人,穷人就不是人或者是准人类甚至是猪狗不如。不知道秋风先生的上一代或上两代又或者是上几代是不是都是学者,也不知道秋风先生的祖先们有没有曾经恶狠狠的盯了几下富人?至于秋风先生的祖先们有否骂过富人就更加不得而知了,假若有,我就会为秋风先生的家族惋惜,因为秋风先生的家族也犯了秋风先生所订的反社会罪,秋风先生能有今天也是险象横生呵!
        秋风先生是一个三分颜色上大红的著名学者,居然也制订起新中国的新道德观念和法律来了。我们人穷,但不志短,也没有仇富的心理(在公平竞选的前提下),假如有一天我们不小心地仇了三几下富我们就犯了反社会罪;请问:秋风先生又犯了什么罪呢?以秋风先生的高风亮节他绝不会偷鸡摸狗,因为他豢养的“鸡”应该不会小,至于秋风先生门下的狗应该桃李满门吧!哪秋风先犯了什么罪呢?嘻,想起来了,那是反人类罪!
        一条狗就因甩了几根毛就以为自己变成了人,真有点童话诗童,而这诗意竟然也是在中国式的浪潮下从内陆向着蔚蓝色的大海扩散…,…

        又到了法律工作者们表演了:
        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普利桥中学“禽兽教师”王俊伟在一年多时间里,以帮助学生补课、谈心为由,先后采取恐吓、威胁及暴力手段强奸8名女生,其中有2名属未满14周岁的幼年。然而,当地法院认为该教师“犯罪情节并不属恶劣,没有长期霸占或长期强奸被害人”,最终,仅判该教师有期徒刑5年。
        强盗无处不有,无处不在。强奸未成年少女该怎么判相信那些法官大人比我更加清楚,没有长期霸占或长期强奸被害人就可以轻判,这是谁家的罗辑,不是强盗罗辑又是什么罗辑?!先有邓爷爷的“先让一部份人富裕起来”的理论,结果有了一部份富可敌国的可爱贵族们;“先让一部份人从法律的中溜出来”,我想应该是永州市的英勇创举!这创意不错,或者假以时日就可以和“先让一部份人富裕起来”的创举相媲美,至小也让成功逃离法律的人对你们深深的三个鞠躬,还有三个响彻云宵的响头。
        只要有权力,强盗谁都可当,永州这个产异蛇的地方又终于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人间的奇迹。

        能做强盗就是硬道理,这当然是中国式的。
        不要问法律是何物,她是写在餐巾纸样的美术字,用完即弃;也不是要问道德是何方神圣,她是歌星们嘴里啃着用来赚钱的歌,钱一到手就曲终人散。朋友,你见过海底下的飞翔的飞鸟和在天空中自由游泳的鱼儿吗?一切没有可能的东西都在变得有可能,只要你无耻、下流兼贱格!
        一切都在努力破坏中,一切都尽情建设中…,…
        听说行行都能出状原,没错!现在居然也行行出强盗了!
        让我们在水深火热中享受着美好的幸福生活,也让各行各业的中国式强盗们带领我们迈向新的世纪。
        写着,写着,我的电脑里飞出了《在希望的田野上》,唔,应该是木马先生启动了我的MP3程序吧?我找不着作结的语句,总不能无止境的写下去吧,我想我还是谢谢您—我亲爱的木马先生!

 迪,2006102日星期一,于新会过客斋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